快捷搜索:  as  www.ymwears.cn

涿鹿之战双方的文化实力对比

  作者:颜祥富

  做学问,要坚持“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实事求是这个原则。做学问,既不能为了完善自我在学术上的个人观点而要“把二说成一”,也不能为了顾全整体大局而要“把一说成二”;在学术界里存在着“能把二说成一”的学霸,既要求别人不能“说一就是一”,还要求别人也跟他一样要“把二说成一”,这类学者不是在做学术研究,而是在包庇古人或隐藏他人的学术不端行为;历史文化学者的最高学术水平也只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学术水平,而那些“能把二说成一,或把一说成二”的学霸,已经达到了学术不精和学术不敬的水平,他属于学术界的搅混水者,倘若再“用自己的偏,去盖别人的全”就属于他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潮流里,学术界一定要明确“一不是二,二不是一。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追求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在上古史研究里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整部《史记》把《三皇本纪》放在了《五帝本纪》的后面①,古人能把《五帝本纪》放在《三皇本纪》的前面已属学术作弊,民国时代学者没有看出这里面的学术作弊问题,也没有纠正司马迁著《史记》存在的学术不精问题,还按照着司马迁著的《史记五帝本纪》做了祖先认同、民族认同、文化认同等学术课题,这属于民国时代学者学术不精和学术不敬造成的学术误判,但你不能用古人的学术作弊和民国时代学者的学术误判来指责和掩盖我们现代考古学界追求实事求是这个学术原则。或做学问、或研究上古史、或研究神话故事你都可以自娱自乐,也可以把古人错误观点当作你自己的学术准绳,但你若再指责别人“一就是一也不对”那就是你主观故意的学术不端了。

  在涿鹿之战中,轩辕氏杀两昊、蚩尤而为帝,属华夏胜东夷。然而战争双方东夷两昊和轩辕黄帝,谁的部落政权科学技术文明领先,谁的部落政权科学技术野蛮落后,还是值得我们现代历史文化学者进行研究探讨的学术话题。

  2017年12月中华文明摇篮从黄河流域转移到长江流域②,由世界考古学会与中国考古学界用了近百年考古学材料积累的数据,证明了中华文明起源于良渚文化遗址所在的蛮夷之地,并非起源于黄河流域的华夏之地。摇篮转移给我国学术界梳理、整理、治理学术不端行为带来了新的契机。

  司马迁著述《史记》,孔子修删《尚书》,两本书都存在着祖先排列顺序混乱的现象③,并直接影响和间接导致民国以来的上古史研究者出现学术观点跑偏现象。孔子删《尚书》把东夷两昊部落的历史轨迹去掉,留下了华夏部落的尧舜禹历史足迹,等于孔子删去了一夫一妻和选举制度的伏羲太昊部落政权,删去了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在历史书上应有的发展轨迹,保留着一夫多妻和世袭制度的尧舜禹部落政权,留下了黄河流域的华夏部落政权,孔子删书去史干扰并改变了后世历史文化学者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司马迁著《史记》以《五帝本纪》为开篇,举轩辕黄帝为祖先,没给《三皇本纪》的伏羲太昊祖先留位置,令整部《史记》的祖先排列顺序存在着颠三倒四现象④。《史记·五帝本纪》与《史记·三皇本纪》的先后顺序属于汉朝时期学者留下的学术作弊问题,民国时代学者没有发现古人的学术作弊手段,我们现代学者发现以后若把《三皇本纪》复位在《五帝本纪》的前面,《史记》才会形成“三皇在五帝前”的历史发展顺序。而古人把《五帝本纪》放在《三皇本纪》前面,将直接干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学术工作和学术思路。三皇与五帝的祖先排列顺序,应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二既不是一,一也不是二。

  民国时代学者把《史记》开篇帝王轩辕黄帝做了“民族认同、祖先认同、文化认同”⑤,没把伏羲太昊和轩辕黄帝的部落政权机构进行双方文化实力对比,就认为东夷两昊部落科学技术野蛮落后,还认为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母亲河,当摇篮转移以后才发现许多民国时代的学术观点并不符合现代考古学材料的特征⑥。历史学材料和考古学材料各说各话、两不相干的主要原因,是司马迁和孔子给《史记》、《尚书》做了手脚,导致民国时代学者集体误判中华文明摇篮在黄河流域。民国时代学者和诸子百家时期学者普遍认为华夏炎黄部落科学技术领先于东夷两昊部落,而现在的考古学材料数据显示东夷两昊部落科学技术领先于华夏炎黄部落(蛮夷之地的良渚文化遗址科学技术领先于仰韶文化的华夏部落)。由于华夏炎黄部落与东夷两昊部落发生过涿鹿之战、阪泉之战、蚩尤逐炎帝等多次战争,我们将双方部落的考古学材料和历史文献材料进行对比,而不是一味地听孔子和司马迁说。只要我们把涿鹿之战双方政权的考古学材料结合历史文献材料进行数据对比,拿东夷两昊跟华夏炎黄部落政权机构做出数据对比,谁野蛮落后谁文明先进,这个问题也就水落石出了。

  红山文化图腾玉器出现于红山文化晚期(前5500年——前5000年之间),这些图腾玉器与我国上古史学术研究息息相关。红山文化玉器是个很神奇的学术材料,具有后来者居上的学术发展趋势,随着学术研究的深入,其学术影响力越来越深厚。本文制作了红山文化考古工作进度表格(插图1),令读者对红山文化玉器出现的时间有初步的了解和认知:红山文化是1955年尹达先生命名的;1979年考古挖掘了喀左县东山嘴遗址;1981年辽宁省考古队考古挖掘了朝阳市牛河梁遗址;1984年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一号冢4号墓出土了一对玉猪龙,给红山文化玉器起到了“一锤定音”作用⑦;1995年国家文物局委派孙守道和郭大顺二人,将国内文博系统收藏的红山文化玉器剥离出来;2009年凌源市田家沟遗址进行考古挖掘;2010年通辽市哈民芒哈遗址进行考古挖掘;2014年朝阳市半拉山遗址进行考古挖掘;红山文化玉器研究热潮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形成的,具体时间是在1984年牛河梁遗址第二地点出土“一锤定音”的玉猪龙以后才逐渐开始的。而我国的上古史研究是在红山文化玉器未曾出世之前、在红山文化未曾命名之前就已经热闹非凡了,民国时代学者和春秋战国时期学者在没研究过红山文化玉器、良渚文化玉器、凌家滩文化玉器的前提下,就给上古史下了定义:东夷两昊部落文明程度落后于华夏炎黄部落⑧,5000年前的黄河流域华夏部落科学技术领先并影响着蛮夷之地。像这种没把仰韶文化与红山文化双方考古学材料进行对比,而是单独依靠仰韶文化方面的学术材料就提出了学术观点,其学术观点经不住时间考验的,也经不住中华文明摇篮转移带来的学术冲击。在民国时代利用仰韶文化单方面证据提出的学术观点,尽管学术影响力很大,尽管被学术界广泛认可,但它仍然是存在学术硬伤的。

  

  下面把涿鹿之战双方政权,从多种角度进行数据分析,把东夷两昊部落和轩辕黄帝部落两支政权机构,以多个视角进行数据对比,把作战双方的文化实力进行系统化分析。

  第一节 战争双方的人物派系与归属

  涿鹿之战有双方,一方是伏羲太昊部落⑨,另一方是轩辕黄帝部落(插图2)。伏羲太昊部落又称东夷两昊部落,轩辕黄帝部落又称华夏轩辕部落。涿鹿之战是东夷两昊部落和轩辕黄帝部落在河北省涿鹿地区发生的一场战争,其中神农部落没有参与涿鹿之战,神农部落与东夷两昊部落的战争叫“蚩尤逐炎帝”,神农部落与轩辕部落的战争叫“阪泉之战”,而阪泉之战和蚩尤逐炎帝属于其他战争,因不在本文研究之列,故不赘述。在涿鹿未战之前,天下已有伏羲氏建立部落政权,还有神农氏建立部落政权,此时涿鹿未战轩辕氏没得天下,不能称帝。轩辕氏只能在涿鹿之战和阪泉之战以后,方能称帝。据此分析,战前的轩辕氏,或属于诸侯级首领,或属于逆反者,而非天下共主。发生涿鹿之战和阪泉之战以后,轩辕氏才能成为天下共主。本文用三场战争锁定人物派系,其格局清晰并具有宏观布局的学术思路。

  涿鹿之战有双方,一方是轩辕黄帝部落,另一方是伏羲太昊部落。轩辕氏又称轩辕黄帝部落,或称黄帝轩辕氏,或称黄帝部落,或称轩辕部落。在涿鹿之战当中,有熊、罴、貔、貅、貙、虎、风后、力牧、九天玄女等人物跟随轩辕氏战涿鹿,杀蚩尤两昊取胜于东夷部落;轩辕氏曾经把孙子颛顼送到少昊鸟夷部落进修学习(史称“东北海之外,有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轩辕氏有嫫母、嫘祖、女节、彤鱼氏四妻,有25个儿子 ;轩辕氏死后,颛顼氏继位;帝颛顼死后,帝喾继位;帝喾死后,帝尧继位;帝尧死后,帝舜继位。轩辕氏、颛顼氏、帝喾、帝尧、帝舜又称华夏五帝,血统关系十分明确,被记录在《史记·五帝本纪》当中。

  涿鹿之战有双方,一方是伏羲太昊部落,另一方是轩辕黄帝部落。伏羲太昊既东夷两昊部落。东夷有两昊,既太昊伏羲氏和少昊穷桑氏,太昊和少昊合称东夷两昊,东夷两昊是由两支部落组建而成的部落联盟(插图3)。太昊部落以龙为图腾,据《纲鉴易知录》载,太昊部落的龙图腾具有五种颜色,红山文化C形玉龙已经找出四种颜色,可以相互对应⑩;句芒是少昊之子,辅佐太昊,在红山文化当中已经找出6种水族类图腾玉器,之间关系尚待考证;少昊鸟夷部落有24种鸟氏族名称,我们在红山文化当中已经收集到21种鸟图腾玉器11,并考证出来9种,分别有凤鸟氏图腾玉器、玄鸟氏图腾玉器、伯赵氏图腾玉器、丹鸟氏图腾玉器、祝鸠氏图腾玉器、雎鸠氏图腾玉器、翚雉氏图腾玉器、春扈氏图腾玉器、宵扈氏图腾玉器;其中五鸟胞族主要负责天时历法的社会分工,与24节气起源有直接关系;另外还有五鸠胞族负责行政业、五雉胞族负责手工制造业、九扈胞族负责农牧业;图腾制度里还分别具有文字起源、姓氏起源、民族起源等起源类的学术话题;蚩尤辅佐少昊,蚩尤属九黎胞族首领,隶属于少昊鸟夷部落,红山文化有九种昆虫类图腾玉器,与蚩尤的九黎族有直接关系,详细的各个氏族与图腾玉器关系尚待考证;女娲是太昊伏羲氏的妻子,也是亲妹妹,牛河梁遗址第一地点女神庙出土了多个女性泥塑身体构件,可以与之为证。太昊伏羲氏由句芒辅佐着,少昊穷桑氏由蚩尤辅佐着。蚩尤、女娲、伏羲三人共同出生在甘肃天水地区,长大成人后来到东夷地区(红山文化所属的辽河流域)做了首领,为了东夷部落利益曾与华夏部落发生多次战争,三人死后分别葬于山东寿张有蚩尤冢为证、河南濮阳有伏羲陵为证,山东曲阜有少昊陵为证。伏羲、女娲出生在甘肃天水地区,长大成人后先在甘肃地区成亲,后到东夷做了部落首领,到了东夷部落之后开始布局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并按照图腾制度的氏族名称颜色与玉料颜色相匹配、图腾玉器的尺寸大小与等级尺寸大小相匹配、图腾玉器的形制规范与雌雄造型相匹配,使红山文化图腾玉器严谨遵循颜色规格、形制规矩、尺寸规范的要求,才制作出气势恢宏布局考究的红山文化图腾制度下的各种造型图腾玉器,以维护新建立的婚姻制度,规范了旧的族内婚制度,直接降低了畸形婴儿和低能幼儿的出生率,这些红山文化图腾玉器能够证明红山先民使用了新改良的族外婚形式的氏族联姻制度。伏羲、女娲、穷桑氏属于部落级首领,蚩尤、句芒、风伯、雨师属于胞族级首领。

 

  另外,少昊属东夷部落里面的首领,曾有一类学者把少昊往华夏部落里面塞,把高阳与青阳混淆在一起,拿着东夷部落首领填充华夏部落的人数,这类学术手法属于生搬硬套式的学术不敬;伏羲太昊也乘坐时空穿梭机一样哪里需要就往哪里穿越(插图4),有黄河中上游甘肃地区学者认为伏羲太昊属于大地湾文化时期部落首领,有黄河中下游地区学者认为伏羲太昊属于仰韶文化时期部落首领,有黄河下游地区学者认为太昊伏羲氏与少昊穷桑氏属于山东龙山文化时期部落首领,按黄河流域存在的三个学术利益群体进行计算,伏羲太昊既可以是7800年前历史人物,又可以是6500年前历史人物,还可以是4500年前历史人物,黄河上游、黄河中游、黄河下游的三地学者谁都不拿像样的考古学材料证据,反正谁都拿不出证据,却也都在研究上古史,所以才有学者把黄河上游和黄河中游的华夏之地叫成东夷部落领地,这类学者显然是对上古史的学术不敬;前有学者对少昊进行生搬硬套,后有学者给太昊伏羲氏穿越时空,两类学者既不用承担学术责任,又能成为上古史研究队伍里的搅浑水者,令后人看不清上古史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那些自娱自乐式的学术论文和学术会议,却成为这类学者到处吹牛胡白话、闭着眼睛瞎白话的炫耀资本,自己不懂还以为别人也不懂,身为学者却一点都不觉得害臊!黄河流域学者对上古史的研究,从孔子和司马迁时期开始,经历了魏晋、唐宋、民国时代学者,直至现在也没有宏观布局意思,只是在做微观研究。

  涿鹿之战属于上古史研究当中一个环节。研究上古史,既不用科学技术领先的良渚摇篮参与,又不用文明文化领先的红山文化参与,还不用东夷两昊史学材料进行衬托,而单独使用华夏部落或仰韶文化方面的材料就认为轩辕黄帝部落科学技术文明领先,已如盲人摸象一般失去了学术价值和学术意义。

  第二节 战争双方的官职制度对比、婚姻制度对比、世袭选举制度对比、社会管理制度对

  涿鹿之战的双方是两股政权势力,每股政权势力或每支政权机构是怎样布局官职的呢?下面按照官职制度、婚姻制度、世袭或选举制度、社会管理制度等学术角度进行对比。

  一.双方部落官职设置的对比;

  伏羲太昊与轩辕黄帝两支政权机构的官职布局各有特点,本文拿双方的官职制度做对比,才能衡量出哪一支政权机构是文明先进的,哪一支政权机构是野蛮落后的。合理的官职制度与官职布局,既能体现出部落首领的智慧,又能体现出部落首领的文化水准。

  1. 轩辕黄帝部落方面的数据;

  文献出处:

  《左传·昭公十七年》载:“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杜预注:“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百官师长皆以云为名号”。

  《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载:“黄帝云师而云名,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由是而言,故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中官为黄云。”

  《史记·五帝本纪》载:“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筴。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

  分析文献:

  黄帝部落有左右大监的官职设置,有青云、缙云、白云、黑云、黄云的官名布局,具有对仗意识和逻辑规范意识。熊、罴、貔、貅、貙、虎和风后、力牧、常先、大鸿等氏族图腾或族人名称略具布局的规范意识,但缺少相应的官职名称。

  2. 伏羲太昊部落方面的数据;

  文献出处:

  《左传·昭公十七年》:“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雎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汉书·百官公卿表》载:“以为伏羲龙师名官。”

  《史记·三皇本纪》载:“伏羲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

  《纲鉴易知录》载:太昊“以龙纪其长官,故为龙师。春官为青龙,夏官为赤龙,秋官为白龙,冬官为黑龙,中官为黄龙。”

  分析文献:

  东夷有两昊,太昊伏羲部落的野兽类图腾表示武官(插图5),少昊鸟夷部落各种鸟类图腾表示文官,东夷部落官职制度算是文武兼具。其中玉猪龙为野猪图腾,当属山林野战师兵;玉虎形佩为虎图腾,虎为山林之王,属禁卫师兵;犀牛图腾古称苍兕,苍兕是负责制造舟楫的官员,属于舟楫水师;白龟与白水蛭等水族类图腾玉器和其他氏族级野兽类图腾玉器,分别属于哪种师兵有待进一步考证。少昊鸟夷部落有凤鸟氏图腾12玉器(插图6)、玄鸟氏图腾玉器、伯赵氏图腾玉器、丹鸟氏图腾玉器共同负责天时历法13;祝鸠氏图腾玉器、雎鸠氏图腾玉器、鸤鸠氏图腾玉器、爽鸠氏图腾玉器、鹘鸠氏图腾玉器分别负责教育(司徒)14、军事(司马)、建筑(司空)、司法(司寇)、人事(司事)等行政业职责;鷷雉氏、鶅雉氏、翟雉氏、鵗雉氏、翚雉氏分别负责治木(攻木)、制陶(抟埴)、冶炼(攻金)、治革皮裘毛(攻皮)、漂染缫丝(设色)等手工制造业;春扈氏、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等负责耕种、耘苗、收敛、盖藏等共有九种农牧业的社会分工;蚩尤主掌的九黎胞族具有九种不同的社会分工,其详细分工尚待进一步考证。

  

  在涿鹿之战以前,东夷两昊部落已存在野战、舟楫、禁卫等军事分类的官职制度,还存在天时历法、节气授时的天官;还存在教育、军事、建筑、司法、人事等行政业官职,还存在治木、制陶、冶炼、治裘毛皮革、漂染洗练等手工制造业官职,还存在耕种、耘苗、收敛、盖藏等农牧农耕官职,东夷两昊部落具有多种社会分工的政权机构。少昊鸟夷部落还形成了天官15、地官、人官(插图6)的天地人布局16的设置手法,以及使用阴阳17和五行18交叉布局政权机构的布局手法。

  3.双方官职的数据对比;

  从文献上的数据来看,没看到轩辕黄帝对官职制度有完整的布局方案与全面的规范的政权架构,或许是古人遗漏了,也但愿是古人遗漏了。而伏羲太昊对部落政权机构的布局与规范,却成为后世政权的典范与基准,伏羲太昊部落分别有教育、军事、司法、节气、人事、手工制造业、农牧业、行政业和天时历法业等官职机构,以及天地人的宏观布局和阴阳五行文化的规范布局19,一应俱全,而轩辕黄帝部落却没有教育、没有司法、没有节气和天时历法官职机构的设置。

  从双方数据对比情况来看,伏羲太昊果然具有一画开天的能力,一开天下之先,也具有百王之先的智慧,而轩辕黄帝置左右大监属于唯一的官职名称。从官职布局和政权机构是官职命名上看,轩辕氏没优势。

  二.双方部落的婚姻制度对比;

  文献出处: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

  《帝王世纪》载:“黄帝四妃,生二十五子,元妃西陵氏嫘祖,次妃方雷氏曰女节,次曰彤鱼氏,次曰嫫母。”

  《独异志》载:“昔宇宙初开之时,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於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

  《左传·昭公十七年》载:“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雎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进行分析:

  轩辕黄帝具有一夫四妻,分别是嫘祖、嫫母、女节、彤鱼氏。轩辕一夫四妻20、颛顼一夫二妻、帝喾一夫四妻、帝尧一夫一妻、帝舜一夫二妻,这些数据说明轩辕黄帝和五帝时期,已经出现了一夫多妻特征。

  伏羲太昊与妹妹女娲属于一夫一妻。东夷两昊有图腾制度为凭,由此认为伏羲太昊部落时期的部落族人是以氏族联姻形式进行婚配并繁衍后人的。由此看来伏羲太昊时期,有一夫一妻和氏族联姻形式,并无一夫多妻特征。

  三.双方部落的分封、承袭、禅让、推举制度的材料对比与分析;

  文献出处:

  《史记·五帝本纪》载:“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

  《太平御览》引《遁甲开山图》载:“柏皇氏、中央氏、粟陆氏、骊蓄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混沌氏、昊英氏、有巢氏、葛天氏、阴康氏、朱襄氏、无怀氏,凡十五代,皆袭庖牺之号。自无怀氏以上,经史不载,莫知都之何在”;

  《庄子·怯箧》载:“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粟陆氏、骊蓄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戏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

  《太平御览》引《遁甲开山图》载:“女娲氏没,大庭氏王有天下。”

  进行分析:

  黄帝(轩辕氏)、帝颛顼(高阳)、帝喾(高辛氏)、帝尧(放勋)、帝舜(重华)等华夏五帝属于血脉相承21,具有明显的世袭罔替行为或帝位承袭特征。

  太昊伏羲氏、女娲氏、大庭氏、少昊穷桑氏不具备血缘关系,谈不上世袭行为。

  尽管缺少东夷两昊方面的文献资料,仍有其它证据能够证明伏羲太昊部落时期不属于世袭制度而是选举制度。

  《史记·三皇本纪》认伏羲、女娲、神农为三皇。这三皇,也是司马迁著《史记》举《五帝本纪》而抛弃的那《三皇本纪》里面的三皇。司马迁为何直取五帝,而不记载三皇呢?他利用《史记》把中国人的祖先牌位弄得颠三倒四,属于学术不敬。

  《山海经·海内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

  《列子·汤问》:"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

  《淮南子·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

  神农既炎帝,神农后裔有祝融、共工二人。共工为何要与颛顼争帝位?

  因为太昊、少昊、女娲、神农之时的部落首领,没有出现颛顼轩辕这爷俩的世袭罔替行为,当时社会还都遵循着选举制度,唯独颛顼氏和轩辕氏爷俩把选举制度改成了世袭制度,把天下当成自己家,改公有制成了私有制。因为颛顼已经继承了轩辕帝位,而共工却没能继承神农帝位,导致共工心理失衡,将心底的不服与不忿一起发泄出来,于是与颛顼争帝位。

  四.双方部落的社会管理制度对比分析;

  伏羲太昊部落设教育机构(祝鸠氏)、司法机构(爽鸠氏)、天时历法与节气授时机构(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还设置行政业(五鸠胞族)、手工制造业(五雉胞族)、农牧业(九扈胞族),这是朝着公有制社会方向发展的文化布局手法,然而涿鹿之战改变了这美好的文化设想。

  伏羲与神农已贵为帝王,却遵循一夫一妻制度,没去满足一夫多妻的个人私欲(插图6);伏羲与神农已经掌握了帝王权柄,却能遵循选举制度,没因个人贪欲把选举制度改为世袭制度。这说明伏羲神农二人的品德修养,还是有别于轩辕、颛顼、帝喾、帝尧、帝舜等发明多妻世袭制度的华夏五帝。司马迁著《史记》和孔子修《尚书》之时,看出三皇有别于五帝的政治制度和文化发展方向,碍于时政所需,才用修史和著史的手段把伏羲和神农两位祖先从《史记》和《尚书》当中隐去,用轩辕黄帝顶替,使读书人朝奉轩辕黄帝。

  在伏羲、女娲、神农的三皇时期,社会具有公有制社会发展特征;而轩辕黄帝、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等五帝时期,社会具有私有制社会发展特点。其中,伏羲太昊遵循了旧时延续下来的选举、推举制度,也遵循着自己新设置的爽鸠氏司寇这个司法制度,这是决定伏羲、女娲、神农不越规矩半步的主要原因。伏羲神农已经贵为帝王,却如庶民一般奉公守法,遵循天地之大道,而没有滋生多妻世袭的贪婪欲望。

  三皇与五帝的最大不同,就是三皇时期具有司法制度和教育制度,而五帝时期则没有司法制度和教育制度。涿鹿之战和阪泉之战以后,轩辕黄帝战胜了伏羲神农部落政权,并建立了新的政权,他没有继承前任或前朝的教育制度和司法制度,而是灭失了教育制度和终止了司法制度!如此可怖的历史发展进程,居然被孔子和司马迁通过“删书、去史、换祖先”的一系列学术操控,给彻底掩盖着、尘封着。

 

  四川成都出土的汉砖画像(插图7),画着伏羲执规、女娲握矩的图案,意味规矩是由伏羲女娲制定的。伏羲太昊发明了教育制度和司法制度,却被汉朝学者挤出了《史记》。太昊伏羲氏是不是汉族人的祖先,在学术界里也是乱糟糟,没能得到共识。汉砖里的伏羲女娲举着规矩,汉族人也使用着伏羲女娲发明的司法制度和教育制度,却没能约束到读书人的心性,这里定然有问题。

  第三节 给战争双方进行总结性分析

  前面已把两支部落相关数据进行了收集与整理,下面进行总结性的分析,谁文明领先,谁野蛮落后,一目了然。

  1. 伏羲太昊部落设置祝鸠氏主掌司徒官职,司徒官职的出现就是最早的教育官职或教育机构(插图8),说明该部落具有文化传承与传播文明的意识;轩辕黄帝部落政权机构没有设置教育官职,赢了涿鹿之战也没把三皇时期的教育事业传承下来22,而是灭失或停止了教育事业。

  2. 伏羲太昊部落设置爽鸠氏主掌司寇官职,司寇属伏羲太昊部落的司法机构,用司法制度去治理社会,早在伏羲太昊之时就已经出现了。轩辕黄帝部落没有设置司寇官职,说明这个部落没有司法机构,该部落的司法权由帝王统揽。轩辕氏赢了涿鹿之战以后,不仅没将前朝司法机构传承下来,还灭失或停止了司法事业。

  3. 伏羲太昊部落设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为天时历法和节气授时官职,直到现代社会仍在延续使用;轩辕黄帝部落没有设置天时历法和节气官职,说明该部落没有继承三皇时期存在的天时历法和节气机构;

  4. 轩辕黄帝具有一夫多妻特点,五帝时期也具有一夫多妻特征;伏羲太昊部落具有一夫一妻和氏族联姻制度特征,不具备一夫多妻特点。

  5. 轩辕黄帝部落和五帝时期具有世袭罔替制度特点,没有选举和推举制度特征;伏羲太昊部落具有选举、推举制度特点,不具备世袭罔替制度特点。

  6. 伏羲太昊部落使用阴阳五行文化布置出功能繁复的图腾制度23、政权机构、氏族联盟和工艺美术形制巧妙的多种造型图腾玉器;轩辕黄帝部落的政权机构具有随意性、松散性、不成形,在黄河流域的炎黄部落时空框架内,没有出土承载中国文化基因的玉器,只是出土一些陶器类器物。

  以上数据,皆有文献出处。战争双方谁能代表文明领先,谁能代表野蛮落后,在这里是一览无余的。

  古往今来鲜有学者给涿鹿战争双方做文明与野蛮、先进与落后的数据分析,是因为读书人已习惯认为:赢了战争就代表科学技术文明先进,输了战争就代表科学技术野蛮落后。加上孔子和司马迁“修书、去史、换祖先”的掩护与操作,作战双方谁文明领先、谁野蛮落后的事情一直就撂荒着,没人去纠去查。这种封建社会教育24方法培育出来的思想,跟伏羲太昊部落祝鸠氏的教育方法存在很大的不同,正是这种封建思想阻止着人类的探索能力与发现能力。

  第四节 总结

  红山文化玉器研究是人类社会走向文明、走进平衡世界的独木桥。伏羲太昊设置的图腾制度里面隐藏着古老的东方智慧,尤其是那里的教育方式和司法方法,是解决人类社会矛盾与摩擦的有效方法。红山文化玉器里面包含着图腾制度,图腾制度里面蕴含着东方智慧,东方智慧是孔子、司马迁那个时代学者闻所未闻的25,也是胡适、傅斯年那个时代学者见所未见26的,既然红山文化玉器、图腾制度、东方智慧都属于上古史研究资料,它的出现必然会影响整个学术界已有的学术认知。

  涿鹿之战带来的得与失,需要人类社会心平气和的进行研究,不能带着历史偏见和狭隘民族观去分析。历史文化学者没进行过学术对比、没从科学角度做过学术分析,就得不到科学而客观的学术判断。涿鹿战争虽然是轩辕黄帝部落胜利了,但他却灭失了东夷两昊发明的教育制度、司法制度、节气制度,而增添了多妻和世袭制度。涿鹿之战只是满足了轩辕黄帝的个人欲望,却坑了追随他的部落族人和平民百姓。尽管东夷两昊战败了,东夷两昊为人类设置的教育制度、司法制度、一夫一妻制度、选举制度却成为人类文明的标杆,一直耸立在那里。后人为了怀念他们,把东夷两昊写成神话,人被神格化,后人称伏羲太昊为昊天上帝、天帝、上帝,以纪念伏羲太昊时代的文化生活方向与文明生活方式。

  经过双方数据对比,我们获得了“东夷两昊部落科学技术领先,华夏五帝部落野蛮落后”这个学术观点,那些偏执的学术认知、片面的学术观点、不周的学术思想在这里已属于无聊的学术行为。汉字学者能客观的、公正的、实事求是的去分析涿鹿之战双方政权的科学技术实力和文化实力,本身就是考古学对历史学的突围、是科学研究对迷信思想的突破、是文化文明对愚昧野蛮的突击。毕竟学术研究追求实事求是,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二不是一,一也不是二。人类社会欲破除封建迷信思想,就要从实事求是开始,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走下去,马虎不得。

  在现代考古学材料数据下产生的新思想,如太阳的光芒照临着大地,春风吹,万物萌,润物于无声,读者的思想随着学术进展一点一点地发生了变化。左手欲消解和融化两千年形成的封建思想,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解决问题。右手树立新的文明标杆,也需要百年树人的时光流转,才能形成人类共同的文明标准。

  备注:

  1红小兵、羿谷:论《史记五帝本纪》与《史记三皇本纪》的先后顺序问题,北京青年网,2019年7月22日;

  2光明网:良渚遗址考古经历80年,实证中华文明五千年,光明网时政频道,2018年1月25日;

  3颜祥富:《史记》终于露出了破绽(上),搜狐网站历史文化,2018年2月24日;

  4颜祥富:《史记》终于露出了破绽(下),全球经济网,2018年3月6日;

  5冯天喻:《中国文化生成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年12月1日;

  6颜祥富:现代考古材料与民国历史观点之间存在的意见分歧,全球经济网,2017年10月16日;

  7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与玉器精粹》,国家文物出版社,1997年9月;

  8傅斯年:《夷夏东西说》,《傅斯年全集》840页,台北联经出版社,1980年;

  9颜祥富:上古人物的系统化研究,聪慧酒店网,2018年4月8日;

  10颜祥富、刘立恒:红山文化玉器当中的图腾制度及其相关问题,《第十二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文集》,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编,2017年8月;

  11颜祥富:红山文化鸟形玉器研究,《第十一届红山文化高峰论坛论文集》,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编,2016年8月;

  12颜祥富:勾云形玉佩的系统化研究,沈阳生活资讯网,2018年3月23日;

  13颜祥富:8种节气的设置及其相关问题,东盟网,2018年3月3日;

  14颜祥富:祝鸠氏、孔子、现代教育二三事,网易银川,2018年3月19日;

  15颜祥富:图腾制度里留下的伏羲布道痕迹,全球经济网,2018年3月21日;

  16颜祥富:图腾制度里面的天地布局,全球经济网,2018年3月13日;

  17颜祥富:阴阳和谐的红山玉文化,《收藏》杂志,2007年8月;

  18颜祥富:五行文化的早期应用,新浪河北,2017年8月8日;

  19颜祥富:站在阴阳与五行的交汇处,香港新闻网国内新闻,2017年10月10日;

  20颜祥富:多妻与世袭制度的终始说,搜狐网站历史文化,2017年5月19日;

  21颜祥富:多妻与世袭制度的终始说,搜狐网站历史文化,2017年5月19日;

  22颜祥富:司徒职能变迁使教育内容改变,网易辽宁,2017年5月26日;

  23颜祥富:阴阳文化的特征与分析,《人类文化遗产保护》,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14年6期;

  24颜祥富:不周的文化行为源自偏执的思想,偏执的思想源自片面的历史观,大众经济网,2017年5月26日;

  25颜祥富、刘立恒:论“五雉五工正”的注与疏,辽宁热播网辽宁热线,2019年4月29日;

  26颜祥富:论《周礼》与红山文化图腾制度之间的传承关系,新闻头条在线, 2019年8月16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